浮浮浮浮瑞

烦请点开↓↓↓

圈名浮云√你叫我云子浮云浮瑞都没毛病,头像源自基友
主厨海贼/全职/齐灾/刺客伍六七/我英/赤发白雪姬/阴阳师/楚留香(壮哉我大华山)(憋跟我提华山没钱)
(凹凸差不多退圈了)
吃各种安利,一直都是杂食党,
技能点:渣画手+渣写手<_ _>
爱好唱唱歌追追番什么的
评论都会看,不过,不大会说话所以我有时候会选择不接话。
有什么bug望指出,意见私敲,会认真地修改不足的地方的。
<(_ _)>


常年失踪老年人,请多关照(文章基本上是月更,住校党两周回一次)

【七她】请和我沟通!谢谢合作!(1)

食用注意事项:

▪cp:伍六七x顾什(shi第二声)即七十

▪没错这是原创女主

▪ooc会有,会尽量少,我尽全力!

▪严禁ky,勿刷无关cp

▪短篇,想甜

▪更新随缘

▪私设多如狗,考据党什么的慎入

▪作者玻璃心,意见都会看,不骂就满足了

最后,比哈特(⑉°з°)-♡

(1)丧.你.妈.诶

“你谁?”身着黑色卫衣的女孩双手插着口袋,背上背着一个略沉的双肩包。

她对面站着一个头顶三撮毛穿着白色卫衣的奇怪的家伙,“据说”是个刺客。

伍六七看着少女苍白的脸色和浓厚的黑眼圈,和手里的照片反复确认了一下:“额......不好意思认错了。”不,照片上的靓女这么漂亮,怎么会这么丧呢?认错了认错了......

“那你拿着我照片?变态?不是刺客吗?”妹子也气啊,谁说她丧了!她只是为了通宵赶稿精神不大好!

“哦?既然被你发现了那就......”

“谁**派你来的。”少女抽出手,扔下背上的双肩包。

“作为一名专业的刺客,我......”

“行了我知道了,那个变态富二代派你来的?有钱人的世界真不懂,不就说他丑吗至于吗?”少女翻了个白眼。

伍六七的脑门上瞬间挂上了一撮黑线:

[哩港咩?我还什么都没说吧???]

“既然如此在公投之前我想说一下遗言法官大人!”

“喂!串场了!不是x人杀!”伍六七吼了一句,然后突然又正经地说,“既然被你知道了,我就只能杀了你了!”

“遗言还没讲呢!”妹子突然举起手,顺带因为身高还踮了踮脚尖。

“。。。。。。”七沉默半晌,还是把剪刀收回去,“你讲。”

少女深吸一口气:“男人都是大猪蹄子!说什么喜欢我其实就是喜欢我的脸!都是大骗子!!!还有!有钱算个屁用!长得丑就不要出来祸害人了啊!你**以为你谁啊!脸真大!贱人!”这大概算是她这辈子说过最激动的话了,没办法,那个富二代被拒以后就开始满嘴脏话地羞辱她,憋了一天外加一下午的气都在此刻发泄了。

话音刚落,伍六七的口袋突然不停抖动,在下一秒,他的剪刀飞了出来。

顺带把六七的衣服剪了一个大大的口子。

“......哦呼,都是赘肉。”少女突然扬起死鱼眼。

“......哎呀不要看!//////”伍六七一阵突如其来的娇羞。

场面一度变得十分尴尬。

剪刀飞出去后,在少女的手掌间盘旋飞舞,随着少女轻微挥动的手乖顺地飞着。少女嘴角突然扬起一个灿烂的微笑,笑得六七愣了一秒,紧接着就感受到了满满的恶意。

剪刀随着少女突然向男人指去的手,以极快的速度飞向伍六七,堪堪擦过他的肩膀。

其实少女是想让剪刀直接刺穿男人的肩,但剪刀还是改变了飞去的角度,没有伤到伍六七。

明白了剪刀的意思,少女也就放弃了去伤面前这个双手护胸一脸娇羞的变态刺客,恶趣味的在他的衣服上又多划了几个口子,再让剪刀飞到远处去。

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,蹬到剪刀飞回伍六七的手中。

伍六七耍了耍剪刀,再看向少女。

她十分淡然,上眼皮半垂着以至于她的眼睛看着更像死鱼眼了。

“看够了没?”

六七突然转移了视线,额头冒出一滴汗。

他一手放至唇边轻咳一声,然后又恢复了平日里的戏精本精状态:“那么,受死吧靓女!”

剪刀出手,高速旋转着。

少女看到他的举动,闭上了双眼。

[解脱了。]

剪刀本是笔直地冲向她脖颈处的动脉,却像是有意识一般,偏了点,绕着她旋转了一圈,仅仅削断了她的发带,令她一头黑发在那一瞬间散开。

长发突然失去了束缚,少女睁开双眼,看着面前的刺客。

[哇......更丧了。]

“丧。你。妈。诶。”她咬牙切齿地说着。

去漫展的途中---
罗斯,金,卡米尔三人组,欢迎拍肩,坐标温州_(:з」∠)_

尝试复健,有没有吸欧比的同好,来评论扣个一呗,人多一点我想拉个群√

我想piao齐神和欧比_(:з」∠)_
格外地想_(:з」∠)_

请记住铅笔稿的样子(´๑•_•๑)
毕竟一勾线就手抖
楠子好可爱啊~齐神官方女化好棒!
(ps:发型有参考。。。_(:з」∠)_)

我都干了些啥,二哥生日要到了
生贺......算了,我还是继续咸鱼。

【安迷修x你】在笑容背后(完)

ooc慎入。
安迷修是救赎。
你是微笑抑郁症患者。
愿抑郁症的朋友能找到救赎,能脱离那夜晚的恐惧。

“冷静下来,我在。”

手机里传来他特有的声线,轻轻的,缓缓的,逐渐驱赶了你的恐惧。

“别怕,我陪着你。”

“安迷修......”

你念着他的名字,眼眶中的晶莹决了堤。

“我好害怕。”

你哭着诉说自己心底的恐惧,那是一种没来由的怕,每晚折磨着你。

“别怕,我会一直在。”

他真的一直陪着你,直到你哭到乏力,昏昏沉沉地睡去,他试探了几声,确认你已熟睡,悄悄挂断电话,瘫倒在床上。

他曾无意看到你在空无一人的操场上晃荡,眼神空洞。

他曾撞见你抱膝蜷缩在公园的亭子里,看着你的肩膀微微颤抖,看着你收拾情绪,继续笑得开朗。

他不止一次心疼你,但又不敢戳穿,他怕你苦心经营的形象被他戳穿。

所以在你没来校的那一天他立即拨打了你的电话。

“您好,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,请稍后再拨。”

他依旧不停地拨通,挂断,再拨通......

无奈敌不过困意,他攥着手机,不知不觉睡过去。

然后,便是深夜的一串铃声将他猛然惊醒。

他看着屏幕上熟悉的号码,慌乱地接通,再抑制自己的困意,陪着你,告诉你他一直都会在。

你们其实并不是很熟悉,只是点头之交。

你和他几乎没有交谈,

因为他太好了,让你自卑地不敢深交。

你从没妄想过他这样的人会去在意你。

他在那一刻拯救了你。

[这大概是救赎吧。]你想。

次日,你打开了房门,向父母道歉以后,在门口竟是看到了意料之外的身影。

想到临晨的痛哭,对方的安慰与陪伴,

你的面具,微微裂开了一条细缝。

“安迷修,早上好啊。”你竭尽全力保持着微笑,对来人打了个招呼。

“早。”他如往常般,笑得温柔。

“最后的骑士,为您而来。”他轻轻牵起你的右手,“请允许我永远陪伴您。”

“抱歉,有些严肃。”看你微微发愣,他轻咳一声,耳尖微微泛红。

“我很喜欢最真实的你,”他青涩地说着,晨光映着他微红的脸庞,“请允许我为你驱赶所有噩梦与恐惧。”

你被着突如其来的告白吓得不知所措,手指发凉,感受着他掌心的温热。

“你真的相信吗?”你哽咽着,低下了头,“抑郁症啊,你真的相信吗?”

“我相信你,”他坚定地望着你,“每次看你强忍着微笑,我......心里仿佛被揪着,一阵阵地疼。”

“我想看到,在笑容背后,真正的你,”他纠结地说着,“我想让你真正地感到快乐。”

“不必在意别人的评论,也不必伪装,最真实的你。”

“我想陪你克服来自深渊的恐惧,我知道这很困难,但我......我真的不想再......”

不想再让你恐惧到彻夜难眠,不想你在孤独中崩溃,不想你再背负着笑容这一残忍的面具。

他,安迷修,真的不愿再让喜欢的人这样的痛苦。

“请允许我陪着你走过这段最艰难的时光。”

“好......”

你已泣不成声。

【安迷修x你】在笑容背后

笑容,面具。
内容里30%亲身经历,我应该是没有抑郁症的,应该,我在尽力改变,这篇,算是我对未来的美好希望吧,借用安哥做一下救赎。
微笑抑郁症,表面上是个十分开朗乐观的人,但笑容背后,抑郁症的折磨,恐怕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懂得,那种没来由的发自内心的恐惧。
ooc,请慎入。
后面应该还有一段,我想,还是构思一个美好的结局吧。
















周日晚,你再一次失眠了。

不甘心地缩在被窝中翻阅着小说,手机屏幕暗地几乎能和周身的环境融为一体。

“您的手机将在30秒内关机。”

心里惶恐着,不自觉地跟着屏幕数着:

“27,26,25,24......”

“10,9,8,7......”

“3,”

“2,”

“1。”

卧室里唯一的光源消失。

你熟练地将手机藏在枕头下,蜷缩起身子。

明明已经感到浓郁的困意,还是无法入睡。

仿佛世界陷入了黑暗,你能听到自己的心跳,一下一下,沉重地跳动,又仿佛感受到抽搐的痛楚。

“没事的,没事的......”

你在自我安慰,同时也在深切地恐慌着。

这种状况不是第一次,但也绝不会是最后一次。

每晚都会是这样。

你也曾怀疑这是抑郁症,但不敢去询问身边的人。



“你可别了吧。”

“你就是压力太大,没事。”

“忍忍就过去了,谁没有心情不好的时候?”

“真作。”

“别给我把抑郁症当借口,谁信啊。”

你死命地掐着手臂,最后终于麻木地睡去。

感觉仿佛是刚一闭眼,闹铃便响起了。

你起身换好衣服,笑容满面。

“早上好啊老妈!”

“早啊。”

你一直微笑着,吃完早餐便出门了。

没人发现你笑的多假。

毕竟你把自己都骗过去了。

你是一个开朗乐观的人。

你这样想着,也不能不这么想。

欺骗自己才能活下去。






你在网上查过,有种抑郁症,被称作微笑抑郁症。

你很害怕,因为抑郁症不早些接受心理治疗,死亡的概率确实很大,毕竟你,

从来就没觉得自己有存在的必要。







你其实不怕死,只是不想令父母难过,浑浑噩噩地活着,睡眠不足,每天强撑着去微笑,去装作很开朗。

你开始在网络上寻求帮助,进入了一个群。

在那儿你结识了很多病友,几个人相互鼓励着,想客服那些折磨。

但现实的打击来的更加突然。

家人开始了争吵,你苦笑着安慰母亲。






第二天,你没去学校。

你把自己关在了卧室,不愿出去。

电话开了静音,然后被你反锁在柜子里。

你消沉了一天,直至临晨,安静的四周几近把你逼疯了。

你颤抖着手打开柜子,打开手机。

十几通未接来电。

你忘了现在已是临晨,按下拨通键。

[拜托,接电话。]

你没细看是谁,只是渴求着能有人说句话。

一分钟过去了,电话仍旧没接通。

手机摔落,你整个人瘫倒在地。

这时,手机屏幕骤亮。

你接通了电话。

“你究竟发生什么了!”

你一手捂着嘴,哭着喊他:

“安迷修......”

我想一直咸鱼下去怎么办

【安迷修x你】实验体(渣玻璃)

答应南朝的刀hhhhhhhhh

安哥科研人员/学长   设定
ooc严重))))

新年快乐!食用愉快!!!

“安博士,实验体107的身体机能已达到最佳状态。”

“嗯,开始刺激大脑皮层,输入最基本的人类知识。”

“是。”

安迷修低着头,鼻梁上银框眼镜的镜片反着光,看不清他的神情。

[你...会回来吗?]

“安博士,您真的,还要坚持下去吗?”

“嗯。”

第一个实验体,光是克隆复制“她”的身体就耗费了他564天,但,只因一个他的小失误,实验室内的营养液尽数消失,实验体瞬间死亡。

在第23个实验体脑死亡后,许多科学人员都放弃了。

他作为这个实验的核心,从未流露过一丝的烦躁。

甚至,他从未变过神情。

“博士,实验体107出现排斥现象,心跳减弱。”

“注射肾上腺激素。”

“是。”

实验中的他,从来都是毫无情感的。

是,也正因如此,他失去了最为重要的,

“她”。


他第一次见到“她”,约莫是在两年前。

“她”披着白大褂,一丝不苟地记录手头的实验结果。

蓦然,“她”轻轻地抬头,望进了他那装着“她”的身影的瞳眸。

他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窘迫。

[怎,怎么回事,心脏,跳得好快,原因是...她?]

“她”只是莞尔道:“学长好。”

“嗯。”

他轻轻点了点头,有些局促地推着眼睛。

学校里的学员不认识他的寥寥无几,但像“她”一样如此淡然的,他还真是从未见过。

“她”就如当年初进学院的他一般,全心全意投入到了科研实验中,成了同代人中的天之骄子,成了导师眼中最有希望成为星球高阶级科研实验的科研人员之一。

他在期待,期待“她”的成长。

“她”果然不失所望,取得了有史以来唯一一个超过了他的毕业成绩的学员。






“学长好。”

“她”还是一如既往的淡然。

“你好。”他回以一笑。

两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但交谈的次数确实屈指可数。

据他统计,两个月来,他们之间的对话,除去实验中他下定指示,“她”十分严肃地应下,并立即着手操作,平稳的双手举着试剂药品,再吸取药品注射进上腔静脉。
...不,跑偏了。他们之间几近没有对话。

“她”的知识不断地拓展,地位也在不断上升,不知不觉间,“她”终于能够与他协助进行实验。

“学长,学长?”

“抱歉,走了神。”

“您这状态,可不能在实验中出现啊。”

“她”调侃道。

他笑了笑。

这是他能够给予她的最大的温柔。

他还记得最令他欣喜的,是“她”为他庆生的那天,“她”送上了最具心意的礼物。

在第二天,他戴上了那精致的银框眼镜。

但在这之后,他做出了一生中最令他后悔的决定。

“学长!实验体暴动!”

“注射镇定剂。”

“可...”

“照做。”

“她”紧咬下唇,在他的注视下,注射...

然后...

温热的液体飞溅,从他的脸颊上,淌至下颚,滴在他纯白的外套上。

“还愣着干什么!她已经被感染了!快将安博士带出来!”

安迷修呆滞着,骤然回神,瞳孔收缩,僵持着身子不愿离开。

[...开玩笑的吧。]

[喂,开玩笑的吧!]

[等等!回来!]

[让她回来,我一定...可以救她回来。]

实验室被烧,最后一个瘟疫感染者也被烧死了。

他第一次,体会到了油然而生的恐惧。

所以,他的医术、实验经验,能够救人,也,

能杀人。

他紧缩房门。

他靠在墙角,咬着手臂,口腔中溢满了铁锈味。

“我想,让她回来。”

“唯一的方法,”

“就是克隆。”



不眠不休的实验,却从未给他带来疲惫。

一眨眼,3年过去了。

“安博士,要输入记忆吗?”

“嗯。”


“博士,实验体清醒了。”

“嗯,你们都出去吧。”

“这...”

“出去。”

“醒了?”

他有些惶恐地扶起她。

“学长...?”


她笑着,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他却是猛然发现,

她眼中无光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“你,不是‘她’。”

他轻轻松开手,放她躺下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[你果然,再也回不来了。]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泪断了线,支离破碎。

蓦然回首,故人不再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(感谢食用)